导演马俪文说“辣”的来了 就是要刘跃进的那股拧劲
来源:半岛都市报 日期:2008-01-17


2008年114日  半岛都市报

    2007年,刘震云的小说《我叫刘跃进》火了,跻身年度最佳长篇小说奖,上架不到两个月就缔造了四十万册销量的神话。2008年1月18日,影片《我叫刘跃进》将在全国上映,编剧刘震云戏称“期末考试”来了。1月12日和13日本报记者采访了该片的导演马俪文和编剧刘震云,听听他们讲述这部“花小钱办大事”的小制作影片的台前幕后。

    一看到剧本 “我就说‘辣’的来了”

    曾执导《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和《我们俩》的马俪文,获过中国电视金鸡奖最佳导演奖、日本东京国际电影节亚洲之风单元评委会特别奖等奖项,这次却放弃以往拿手的文艺片,转型玩起了黑色幽默。

    “我导过这两部片子以后,好多剧本找到我,全是老头老太太的事,朋友打趣我说再拍一部可以凑成一个‘老太太三部曲’。我就感觉特别不痛快,就像你喜欢紫色,所有的‘茄子’都来了。刘震云找到我,一看剧本,我就说‘辣’的来了,这是一部男人戏,有潜力可以发挥。”马俪文很健谈,谈起这部与以往风格迥异的新片,她说以往的作品是一种内心的表达,但太小众,这一次期待市场的认可,希望观众看到影片后会感觉“辣”得痛快。玩转冷幽默的刘震云为何邀请擅长文艺片的马俪文执导“刘跃进”?马俪文笑着说,这恰恰是刘震云的特点,刘震云有特别准确的判断力,不按常规办事。

    主演李易祥 是经得起看的演员

    “这是一个群戏,小制作请不起明星,而且请明星来会感觉很‘跳’,不入戏。明星们太商业,不能准确地演绎一个工地上的厨子,不能为了戏去工地体验,去减肥,更不用说要一两个月连续拍摄大量的夜戏。”对于为何不起用有票房保证的明星来出演刘跃进,马俪文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演刘跃进的李易祥是一个经得起看的演员,比我想象得要好。有一场刘跃进的包被小偷偷走他去追的戏,用摩托车倒退着拍摄,因为地不平、摄像机抖,拍了20条,那时天特别热,可是每一遍李易祥都要饱含激情地追,表现出了钱被抢走的焦急、无奈,跑了20多遍以后,我看到李易祥扶着墙,人已虚脱,眼里都布满了血丝,那一刻,我真的感觉导演很残忍。”采访中,马俪文还透露,签合同的时候,李易祥没有固定拍摄时间,而是约定从“开机到拍完为止”,而其他演员很难有这种状态。

    名导来客串 服装太差尹力叫屈

    尽管明星客串已在影视剧中屡见不鲜,但能请得动名导,又能说服他们“自毁”形象演那些匪气十足的形象,就不多见了。

    “让尹力演曹哥,他一听就说‘不行不行,这是让我丢丑呢’。我请他喝了三次酒,又连哄带骗地说如果他不演,我干脆就把‘曹哥’这个角色删掉,他才点头来客串。”虽然已有思想准备,但是到了剧组尹力还是不“开心”了,原来,他看到自己的服装就一套,而且是那种花5元钱淘来的大裤衩子和背心。

    除了导演过《云水谣》的名导尹力,《东京审判》的导演高群书也被邀来客串,虽然只有四场戏,但也受了不少“罪”,为符合片中包工头的形象,第一场戏头发就被剪成了板寸。“确实难为他们了,尹导的戏还都是夜戏,没轮到他的时候,他就乖乖地在一边候着,特配合。现在他们合计着要在他们的戏里也给我安排一个角色,要我演一媒婆。”马俪文笑着说。

    青岛演员刘信义 为角色自掏万元买眼镜

    《我叫刘跃进》中有一个我们青岛人熟悉的面孔——— 刘信义,他在剧中扮演房地产开发商严格。“我看到剧本,第一个确定的演员就是刘信义,因为他很有‘老板’的感觉。试装的时候,化装师租来30多副金边眼镜让他选择,但没想到刘信义竟然自己花1万多元钱去买了一副。”对于青岛籍演员刘信义,马俪文回忆起这个有趣的细节。

    马俪文是一个十分真实的人,“我真羡慕那些拍完电影能很有条理地去分晰自己影片的导演,而我就不行”、“我是美女当中的丑女,导演当中的美女,只能怪导演太丑”,只言片语中能捕捉她的坦率。对于影片风格,她认为《我叫刘跃进》不是喜剧片,而是情节剧,包袱是隐藏起来的,经得起回味。本报记者 王晓菁 李存国

■影片剧情

    在工地当厨子的刘跃进向工头索要欠款,撞上了大老板严格,严格安排刘跃进为自己说谎,于是上演了一出“好戏”……

    为供儿子上学,刘跃进四处凑钱,包括他的相好———“曼丽发廊”老板娘叶曼丽。正当刘跃进准备把凑齐的钱给儿子寄去时,却不想被一个满脸长青痣的人抢了包。无奈,刘跃进又开始四处找寻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那个包……

    正在刘跃进找包有点眉目时,却阴错阳差地来到了严格家。慌乱中,刘跃进顺手捡了一个包就跑掉了。令刘跃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捡到的那个包里装着一个U盘,而那个神秘的U盘牵扯到几条人命。于是,严格花重金聘私家侦探寻找U盘,而刘跃进依旧要找回他丢失的包……

    刘跃进无意中发现了U盘的秘密,也无意中被卷进了绑架案、撞车案、凶杀案等一系列的麻烦中……

■人物谱

    刘跃进——— 李易祥 饰

    厨子。丢了一个包,又捡到一个包。包里装着一个U盘,U盘里的内容,牵涉到上流社会几条人命。犹如一只羊,无意中闯到了狼群里,由此和“狼”们展开了一场你追我赶的“追逐战”。

    严格——— 刘信义 饰

    房地产开发商。拖欠工人工资,与老蔺长期合作,进行非法勾当。最终栽在自己老婆手里,死于非命。

    瞿莉——— 陈瑾 饰

    严格太太。与严格貌合神离。名言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是U盘内容的始作俑者。

    马曼丽——— 秦海璐 饰

    “曼丽发廊”老板娘。离婚独身,经常受其前夫骚扰,与刘跃进有暧昧关系。无意中卷入“U盘”事件,被黑社会绑架。

    杨志——— 孙震 饰

    小偷。因脸上有杏花状青痣,人称“青面兽”。故事由他偷了刘跃进的包而展开,是“导火索”式的人物。

    老蔺——— 高军 饰

    某官员秘书。老谋深算,道貌岸然。起着“主任”与严格之间沟通桥梁的作用,与严格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勾当,最终自食其果,饮弹而死。

    老邢——— 刘桦 饰

    卧底警察。周旋于刘跃进、严格、青痣等人之间,一心想查出事情真相。

    曹哥——— 尹力 饰

    鸭棚老大,自由市场里的地头蛇。谁出钱就替谁出头。最初受雇于刘跃进帮其找包,后又替严格追杀刘跃进,典型的“有奶便是娘”的黑道人物。

    板寸——— 丁志成 饰

    黑道人物。心狠手辣。受雇于老蔺,最后杀了严格。

    任保良——— 高群书 饰

    工地包工头,刘跃进的“顶头上司”,每天的工作就是围着“财神爷”严格索要工钱。一个月不出,汽车轮胎被民工扎过五回。

就是要刘跃进的那股拧劲

    昨晚,几经周折,记者终于联系到电影《我叫刘跃进》的编剧刘震云,并对这位曾推出过《手机》、《一地鸡毛》的著名编剧进行了电话采访。对于刘跃进这样一个烙着时代印迹的名字,刘震云毫不避讳,“‘刘跃进’是我一个表哥的名字。”

    刘跃进,工地上的小厨子,是一个拧巴透顶的小人物。这样一个和许三多、王佳芝同列“比现实人物更叱咤风云的虚构人物”榜中的人物,不仅名字来源于刘震云的表哥,就连个性和故事也源自表哥。刘震云说,表哥就是个地道的小人物,大坏事干不成,又不时耍些小聪明,做了坏事也不敢承认,“你看他丢了包敢说,捡了包就不敢说。他干了坏事,却又露出一种无辜的表情和眼神,就像羊。”“我与表哥沟通常有障碍,因为表哥总把一件事说成另一件事,接着又说成了第三件事;或者把三件事说成了一件事。他整个逻辑就是乱的,总是拧来拧去。”生活的戏剧性、冲突性就被拧出来了,而且这种拧表面看不出来,所以才会更拧,拧出了生活的不可预期性。于是,就有了刘跃进从找包到捡包再到U盘致命的故事。

    马俪文很有冷幽默

    刘震云告诉记者,把他和马俪文大胆“配对”的,就是中影公司的韩三平。“在接触中,我发现马俪文真的是与众不同。生活中,她做事特别快,说话能冷不防。很多时候能大胆设想又有理有据。有时她说,‘在我看来,孙悟空肯定是个女的。’论据是:孙悟空从不调戏抓来的女妖怪,还总是穿花衣着花帽,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这就是她骨子里的冷幽默。在剧本停止的时候,导演出现;在导演停止的地方,演员出现,这就是好导演和好演员的标准。”

    不排除要拍续集

    《我叫刘跃进》无论小说还是电影,都是一种开放式结局。这是不是为出续集留了悬念?对此,刘震云说也可能会拍续集。但前提是,观众得买账。不过,拍续集是一个新的开始。还要解决很多难题,而且会比第一部更难。第一部是个全新的陌生的东西,只要你想到,就比较容易做,也比较容易受认可。但第二部,人们熟悉了,要想再受认可,就比较有挑战性。

站内搜索 | 集团介绍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 诚聘英才
Copyright © 北京橙天华音音乐制作有限公司 本网站所有音乐肖像权及著作权均属本站所有非经允许请勿任意转载 TEL:86 10 59205000
京ICP备07501888号